首頁 
>新聞中心>地方動態
脫貧攻堅:不僅讓貧困鄉村摘掉了“窮帽”,也重塑了鄉村治理!
發布人:張江來源:半月談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19-10-28
視力保護色:

編者按:

全社會各種資源要素匯集脫貧攻堅戰場,不僅讓數千萬貧困人口同奔小康,也為農村社會、鄉村治理帶來新活力。在駐村工作隊、第一書記的幫扶帶領下,不少軟弱渙散的基層黨組織面貌一新,凝聚力、戰斗力顯著增強;大量貧困村告別“空殼村”,村集體經濟不斷發展壯大,村莊公益事業有了財力支撐;眾多新鄉賢、返鄉能人等在脫貧戰場上各展所長,一批“土專家”“田秀才”成長起來;不少村民的參與意識、自治能力增強,各種協商治理平臺不斷涌現;鄉間的法治意識、文明新風也在生長,村莊生態環境、和諧氛圍不斷提升……可以說,脫貧攻堅,讓鄉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變化不僅是物質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不僅有一眼可見的,也有深入鄉村治理微觀層面的。

擺脫貧困不是終極目標,我們還要繼續向鄉村振興進發。脫貧攻堅戰不僅讓貧困鄉村摘掉了“窮帽”,也為鄉村振興、鄉村善治打下了持久而堅實的基礎。

貧困村里水果種植專業合作社社員去墾荒,準備種水果 黃孝邦 攝

從軟弱到堅強:有了好支部,不愁沒前路

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一批基層黨組織在這項艱巨又光榮的任務中得到淬煉,成為有能力、敢擔當的基層戰斗堡壘,凝聚力、戰斗力、號召力增強。未來,這些基層黨組織可望在鄉村振興中發揮更大作用。

支部建在產業上,農業升級群眾增收

在重慶市豐都縣湛普鎮白水社區,90%以上的耕地種花椒。2013年,不少村民看著“花椒產量低,賺不到幾個錢”,想把花椒樹砍掉。

“樹不能砍。我們在長江邊,砍樹破壞生態,代價太大。”在家里種植花椒的34名黨員下決心成立一個“管花椒”的黨支部,把花椒做成扶貧產業。花椒黨支部牽頭組成考察團,去重慶花椒大區江津的花椒基地參觀學習。

一去就找到了差距。白水社區黨總支書記冉海龍說:“同樣的品種,我們一棵花椒樹100多個枝條,還沒有人家20多個枝條結的花椒多。”據當地花椒專家指點,要想提高產量,得先裁掉枝頭,讓花椒樹變矮。

可回到村里,沒人信這一套。關鍵時刻,花椒黨支部的黨員先拿自家花椒樹開刀……在花椒黨支部的帶領下,去年全村花椒收入2000多萬元,年人均純收入從2013年的3000多元增長到8000多元。

在發展扶貧產業過程中,農村黨支部發揮了關鍵作用,黨支部自身也強了起來。

寧夏固原市彭陽縣孟塬鄉草灘村80后黨員虎廣紅,成立家庭農場帶領村民養牛致富,解決養殖戶被牛販子“卡脖子”的難題,還探索發展節能環保的“種養共生棚”,為充實村集體經濟探路。這一過程中,他自己也成長起來,今年4月,虎廣紅當選草灘村黨支部書記。

黨建引領服務,落后村變先進村

傍晚,山東省濰坊市峽山區太保莊街道梁家莊村的村民們又來到了剛落成不久的黨建廣場上遛彎。“許多有關村子發展建設的事情,黨員干部也會在這里與村民一起討論,在輕松愉快的氛圍下暢所欲言。”村黨支部書記梁鐵正說。

梁家莊村曾是太保莊街道排名倒數的落后村。2017年,濰坊市派第一書記許吉軍來到這里幫扶。在第一書記和村黨支部書記的帶領下,村里成立合作社,發展起數百畝桃園。如今,這個村已成為山東省鄉村振興示范村。

脫貧攻堅以來,在基層黨組織的帶領下,一批曾經的落后村、貧困村后來居上。

“現在基層黨組織更強了,農村黨員服務村民更帶勁了,在脫貧攻堅事業中發揮著光和熱。”《當代廣西》雜志社派駐廣西龍州縣梓叢村的第一書記張國成說。

在這個村子里,按照星級管理要求成立黨員志愿服務隊,每名黨員每年幫助2戶貧困戶,做3個承諾,參加4次以上志愿服務活動。

在黨建引領下,2017年,梓叢村順利脫貧摘帽,并獲得廣西崇左市和龍州縣“脫貧攻堅紅旗村”“基層黨建紅旗村”“美麗村莊紅旗村”等榮譽稱號。

一位村支書(左二)和農技員一起查看新建的農業設施 楊冠宇 攝

夯實戰斗堡壘,重塑支部凝聚力戰斗力

給錢給物,不如建個好支部。許吉軍說:“村兩委以前那種軟弱渙散的局面得到了徹底扭轉,黨支部的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的先鋒模范帶頭作用得到了進一步發揮。”

推進脫貧攻堅、鄉村振興,黨員要成為有干勁、會干事的“領頭雁”。據彭陽縣黨委組織部副部長孫有亮介紹,目前,彭陽縣從黨員中培育致富帶頭人524名,從致富帶頭人發展入黨積極分子、黨員共178人,致富帶頭人、黨員的“二合一”人員101名,332名致富帶頭人進入村兩委班子。

農村黨支部強起來了,服務基層的能力更強,又增強了黨支部戰斗堡壘的凝聚力和號召力。

廣西全州縣石塘鎮黨委委員王玉珍說,現在村民極少不配合政府的工作,很多工作開展起來很順利。今年湘江戰役遺址遺存修建中涉及當地6戶村民的3畝林地,村民沒有拿到錢就同意動工,在外地打工的也很快回來簽協議,“征地前后也就用了一周時間”。?

“脫貧攻堅鍛煉了一批有戰斗力的農村黨支部,發揮好它們的領導和帶動作用,將有力推動脫貧后的中國農村在鄉村振興道路上走得更遠更好。”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王忠武說。

從空殼到脫殼:集體有收入,治理有底氣

鄉村治理中,很多難題都是缺錢引起的。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借助脫貧攻堅的各項資源,各地根據自身實際,通過特色種養業、鄉村旅游等多種路徑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為鄉村善治增添了底氣。

2017年5月,江西省吉安市農科所蔬菜室主任吳頁寶作為第一書記掛點幫扶永新縣汴田村。他發揮自身特長,鼓勵村里毛豆種植進行定模栽培、機械翻耕。以前每年畝均收益才1500元的露天毛豆,變成了畝均收益3500元且遠近聞名的大棚毛豆。村民看到了實惠,干勁兒更足了。

為進一步提升村民收益,發展集體經濟,愛琢磨的吳頁寶又開始在村里推廣設施蔬菜種植。剛開始推廣時,大家對設施蔬菜沒啥信心,吳頁寶便帶著兩三個有意愿的農戶率先嘗試。看到畝均收益超過2500元, 其他農戶開始搶著參與。村里的集體收入也從以前的七八萬元,增加到如今的近20萬元。?

村集體有了收入,脫貧摘帽就有了保障。山東省棗莊市山亭區葫蘆套村,原先是偏遠落后的窮山村,如今變成了旅游熱門地。2017年,村集體一下子收入20萬元,其中15萬用于貧困戶脫貧,5萬用于村里建設發展,當年年底,村民全部脫貧。

寧夏固原市隆德縣貧困村李士村曾長期是“空心村”“空殼村”。在政府資金支持下,李士村從2017年的一個小賣部起家,建醋廠、建油坊、辦農機隊、成立股份經濟合作社,2年實現“脫殼”。“只有齊心協力才能把集體經濟辦好。”李士村村支書齊永新說。

脫貧攻堅中,許多地方都把發展集體經濟作為重要抓手。廣西扶貧辦副主任楊宏博說:“我們將產業扶貧作為重中之重,大力推動貧困村特色優勢產業發展。截至2018年底,全自治區貧困戶中特色產業覆蓋率超過80%,大量貧困村集體經濟收入實現達標。”

村里有了收入,村民開始享受紅利,一些村慰問老人、建設基礎設施等有了支出,一些因公共繳費而產生的矛盾也開始緩和……在貧困地區,集體經濟的發展為鄉村治理提供了有力保障。

從外流到回流:田野鄉間,“土專家”多起來

人才既是脫貧的關鍵,也是鄉村治理的軟肋。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全國各地各部門各顯其能,通過各種方法招才引智,在幫助貧困戶脫貧的同時,還為鄉村培養了人才,基層人才隊伍建設得到加強。

學院在鄉野,課堂在田間

教學地點或在鄉間小路,或在田間地頭,教員可以是大學老師,也可以是村干部、種地高手……山東省寧陽縣成立鄉村振興學院,為基層干部提高技能。

寧陽是山東省比較貧困的縣,當地為助力脫貧,十分重視人才隊伍建設。“當時想著能挖掘現有資源實現共享、集約化辦學,盡量不自建校區、不自聘教師團隊。”寧陽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周鵬飛說,這樣可以有效避免重復投資,達到快速辦學的目標,同時更加靈活。

雖然沒有自聘師資,但并不影響培訓質量,學院構建了沿京滬線三小時高端師資圈,與中國人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山東農業大學等高校合作共享師資,同時邀請實踐經驗豐富的領導干部、先模人物、村黨支部書記兼職教學。

與寧陽縣一樣,不少貧困地區都把人才培訓、培養作為脫貧攻堅的重要工作來抓。從種植養殖技術到合作社組建,從扶貧相關政策到項目資金管理等,都是學習內容。充電完成后,他們不僅成了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能手,也是當地持續發展的寶貴人才資源。

內選外引,用實人才

“沒想到打工學到的種植技術,讓我成了鄉政府看中的人才。”江西省上饒市橫峰縣姚家鄉后占村村民黃占說,自己入了“鄉土人才”信息庫,成為鄉政府扶持對象,返鄉創業發展起百畝砂糖柚。

姚家鄉鄉長黃利忠告訴半月談記者,為了發揮“鄉土人才”的作用,當地政府專門到各村去了解有一技之長的村民情況并記錄入庫,考察后扶持他們發展產業,讓他們帶動村民脫貧。

無論是懂種養技術,還是有傳統手工藝、懂產業經營的村民,信息都會被搜集。橫峰縣將鄉土人才使用與政府鄉村產業發展規劃相結合,讓他們成為規劃落地的“抓手”,帶領鄉親脫貧致富的頭羊。

“85后”姑娘石秋香(前排左一)返鄉創業,帶領鄉親致富 龍濤 攝

重慶市城口縣集“老邊山窮”于一體。這幾年,城口縣一手抓“內選”,注重從本村退伍軍人、高校畢業生、致富帶頭人等優秀人才中培養和選拔村干部,現任村干部高校畢業生占近15%,退伍軍人占近20%。一手抓“外引”,大力實施鄉土人才回引行動。

城口縣龍田鄉四灣村敖長龍16歲就外出打工,在外20多年后,他回到城口老家,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他參加了縣里的技術培訓,通過培育香菇、木耳,逐漸發展起自己的公司。經過幾年的努力,目前企業有近3000家種植農戶,去年食用菌實現凈利潤1280萬元,種植戶戶均增收1.8萬元。

鄉村人才多起來,脫貧能力強起來

“咱們這里是沙質土壤,適合種果蔬。”在山東省濱州市濱城區梁才街道黨校針對沿黃村莊舉辦的第五期培訓班上,當地一名新型職業農民結合自己的經歷講述如何發展現代農業。晚上的討論環節,不少黨員結合本村的情況,你一言我一語謀劃起了村里的發展規劃。

為了調動農村黨員積極性,濱州以支部為單位在基層黨校為農村黨員開展“淬火工程”。除了學習黨章黨規等,基層黨校邀請農村致富帶頭人、種植能手等,有針對性地調訓農村黨員,激勵他們帶動村民脫貧致富。

在廣西,駐村扶貧干部除了自己在基層一線努力拼搏,還激勵農村黨員發揮帶動、示范和表率作用,在貧困鄉村打造一支“帶不走、能戰斗的工作隊”。

“讓村里的黨員發揮先鋒模范作用,對推進脫貧攻堅事業非常重要。同時將能人發展成黨員,種桑養蠶合作社的理事監事發展為入黨積極分子或者轉為預備黨員……”廣西直屬機關工委派駐到田東縣立新村的原第一書記張細香說,在立新村,黨員帶著群眾干,鄉村人才隊伍建設得到加強。

眼下,一些地方脫貧摘帽后,駐村工作隊撤了,但圍繞畜牧獸醫、農村衛生、鄉村教育、農村事務管理、農村法治、建設規劃等,為農村培養了一批鄉村“土專家”“田秀才”,留下了一批扎根農村、服務基層的人才隊伍。

從冷漠到熱心:新平臺涌現,自治力升級

脫貧攻堅中,產業發展、易地搬遷等舉措難免產生利益糾葛,考驗著農村自治體系。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多地在鄉村社會治理方面主動探索、妙招頻出,充分激活自治的活力,為推動脫貧攻堅、鄉村振興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也走出了具有鮮明地方特色的鄉村治理之路。

一個理事會“端平18碗水”

江西省鷹潭市余江區在精準扶貧的同時,2015年3月被列為全國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區。改革如火如荼地開展,但在春濤鎮灘頭村等個別村遭遇阻力。

村民想改變居住環境,卻對拆祖宅心存芥蒂。“宅改工作啟動兩次,又兩次停滯。”春濤鎮常務副鎮長吳官文說。

為保障村民利益,村里把18房族的代表納入理事會,“端平18碗水”,所有決議需經理事們協商一致、公示,拆除后的石頭都有明確歸屬。今年村里啟動第三次宅改工作,僅用一周時間就完成了拆除。

紅白理事會、產業理事會……在脫貧攻堅戰中,為了方便自我管理,對接項目資源,村民們成立了各式理事會,在利益糾紛處理、產業發展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甘肅省隴南市徽縣嘉陵鎮稻坪村,村里建立的養殖合作社在理事會管理下,一年就帶給貧困戶最高分紅9328元,最低848元,讓村民參與熱情高漲,一有時間就去合作社義務干活。

江西省萍鄉市上栗縣赤山鎮幕沖村村民在老樟樹下召開“屋場貼心會”

自治新模式、新平臺涌現

新鄉賢、第一書記、返鄉能人……在脫貧攻堅中,各式力量都在引導推動鄉村自治能力提升,進一步健全自治體系,提升自治能力。

在重慶市武隆區羊角鎮艷山紅村,村里成立村民理事會后,第一書記游四海將在外務工的本鄉人士拉入微信群,為家鄉發展盡一份心,理事會成員達到100多名。村民王雙紅在外打工多年,成立村民理事會后,村里的大小事都積極參與,貢獻了不少力量。

艷山紅村的理事會很有特色,由“1個村總理事會+3個分支部理事會+8個村民小組理事會”組成,黨員和能人基本都參與理事會工作,村級大小事務交給群眾管理。理事會成立后,游四海帶頭捐款1.5萬元注入理事會,村民自發捐資25萬元,用于村上購置路燈、修繕維護公路、綠化美化庭院等。

在廣西河池市宜州區屏南鄉合寨村,村民自治極大激發了鄉村活力,如今全村九成以上農戶住進了樓房,老年人活動中心、村民自治文化公園等一批活動場所陸續建成。合寨村村干部表示,在原有村民自治的基礎上,目前各個屯還成立了“黨群理事會”,管理屯級事務,構建起村民自治組織“微單元”。

據了解,廣西創新推廣屯級“一組兩會”(黨小組+戶主會+理事會)協商自治模式,在1.3萬個自然村建立了“一組兩會”制度,通過戶主會拓寬村民議事平臺,通過理事會強化村民民主自治,實現村民自治與村莊管理的有機統一。

成為鄉村治理重要助力

“愛國家愛集體”“反對鋪張浪費”“不賭博禁惡習”……不少貧困村自治體系健全后,黨員干部帶頭執行村規民約,群眾相互監督,農村濫辦酒席、“天價彩禮”、賭博等不良現象更少了。

重慶市城口縣嵐天鄉黨委書記江奉武說,嵐天鄉不斷完善村民委員會自治管理,2015年以來,通過社員會、現場會、鄉風文明會等多種形式,形成“群眾評、群眾傳、群眾學、群眾做”的良好氛圍。全鄉4個村建立“紅黑榜”機制,評選正反面典型,實現了村民的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監督。

嵐天鄉還培育村級社會工作組織,引導組建了村務監督員、義務巡邏隊、巾幗宣講隊、青年志愿服務隊等志愿隊伍,有效促進鄉村兩級公益性社會服務的開展。

廣西壯族自治區民政廳基層政權和社區建設處處長蒙昭平說,目前廣西大部分行政村建立了“一約四會”,即村規民約和道德評議會、紅白理事會、村民議事會、禁毒禁賭會。這些自治組織在脫貧攻堅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未來鄉村振興、鄉村治理過程中也將成為重要助力。

從纏訪到信法:不比“拳頭硬”,法治入人心

法治是鄉村治理體系中“三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脫貧攻堅戰中,法治資源隨著社會各要素資源一同浸潤著貧困地區,為實現鄉村長效治理打下了基礎。

法治為脫貧“護法”

“大叔慢走,下次有不清楚的地方再來找我哈!”在江西省永修縣虬津鎮司法所,掛職所長石磊送走了第二批來咨詢的貧困戶,才歇下來喝口水。

“以前有的貧困戶既不懂法也不信法,村民間各種糾紛矛盾可不少。”石磊告訴半月談記者,推進鄉村法治建設,有助于貧困群眾穩定發展、脫貧致富。

2018年以來,永修縣虬津鎮組建精準法律援助服務團,以法律援助工作站、村(居)法援聯絡點為轄區貧困戶、低保戶發放法律援助“惠民卡”,簡化法律援助程序,保證困難群體及時得到法律援助。

簽合同、訂契約是很多貧困戶遇到的“新鮮事”。為解決貧困群眾維權意識差、簽約意識薄以及個別涉農企業利用合同漏洞坑農害農等法治難題,貴州省司法廳組織起草了《脫貧攻堅涉農系列合同示范文本》,涵蓋了農特產品買賣、農村電商發展等方面125種151份合同。

2017年6月起,貴州省司法廳還選派20家優秀律師事務所結對幫扶20個極貧鄉鎮和兩個貧困縣。目前,已為極貧鄉鎮工程項目提供法律意見、審查合同672件次,涉及金額超32億元。

培養“法律明白人”

在脫貧攻堅中,很多貧困地區成立了村級調解組織,個人和專業化調解室也隨之出現,講法律、講政策、講道德等成為調解的重要方式。其中,講法治是核心內容,而這就需要培養村里自己的“法律明白人”。

數月前,江西省永修縣司法局聯合江西制造職業技術學院、九三學社新聯基層委員開展“普法宣傳員暨農村‘法律明白人’”培訓課程,邀請高校法學教師、律所律師等法律專業人員,為全縣農村法律骨干講授法律知識。

永修縣講授的多是貼近農村實際的法律知識,包括婚姻家庭、土地承包、外出務工、道路交通等領域。來自全縣各個村組的1000多名“法律明白人”參加了本次培訓課程。

法院工作人員在田間地頭普法 王全超 攝

“這次培訓使我增強了法治觀念和法律意識,我也要帶動更多村民學法懂法用法。”參加培訓的虬津社區村民曾友傳說。

據了解,江西實施農村“法律明白人”培養工程以來,已有301.5萬名“法律明白人”參加培訓。他們參與法治宣傳,覆蓋1500多萬農民,化解矛盾糾紛8.5萬件次。

加大農村普法力度,增強村民尊法、學法、守法、用法意識,也是鄉村法治建設的重要內容。

廣西推進一村一法律顧問工作,97%的鄉鎮(街道)建立了公共法律服務工作站進行法治宣傳和服務;重慶市近年來積極開展民主法治村(居)建設,在每個村(居)建立法德大院,設立法律圖書室、法治光榮榜等,逐步提升村(居)干部群眾法治意識……

助力鄉村長效治理

隨著法律知識在貧困地區傳播,不少地區法治氛圍日漸濃厚。“過去在農村,遇到糾紛比的是誰家的拳頭硬,現在遇到事情不少村民會想到找律師,通過法律解決問題。”基層干部告訴半月談記者。

2016年六七月份,江西崇仁縣禮陂鎮滄源村的退休教師羅仁玉傍晚遛彎時,被一位開電動三輪車的中年婦女撞倒在地。羅老師住院半個月,前前后后花了1.6萬多元。雖然交警判定對方全責,但對方只肯給6000元。羅老師的倆兒子聽說后放狠話,要給對方“放放血”。

在禮陂鎮司法所干了一輩子,現在是禮陂鎮“法律明白人”的黃壽孫得知此事,趕到羅老師家,又講法又講理,總算把兩個后生勸住了。在黃壽孫的協調下,對方賠了錢,雙方達成諒解。

重慶市武隆區江口鎮黨委書記任本滌說,前幾年當地老百姓“信訪不信法”,經常有群眾圍堵鄉鎮黨委辦公室。近年來在脫貧攻堅中,地方黨委政府推進村莊法治建設,逐步完善基層治理結構,群眾法治意識不斷增強,遇事積極找法、靠法,有力推動了鄉村善治水平提升。

從坐等到奮起:摘了窮帽,更育新風

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不少貧困地區農民“精氣神”煥然一新,脫貧致富有“干勁”,支持政府工作有“親勁”,講衛生、重誠信、愛名譽等新鄉風文明興起。

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

“過去,部分農村貧困地區存在精神貧困。”重慶市城口縣委書記闞吉林說,2015年他下鄉走訪,送給一戶貧困戶1000塊錢。第二天,他就接到許多電話,“說自己家里困難,張嘴向我要錢”。

要想真脫貧首先要精神脫貧。通過走村入戶扶貧走訪,城口縣整理出三大類282條精神貧困表現,針對性開展精神扶貧行動。

“過去有些人爭著戴‘貧困帽’,現在不少貧困戶主動要求學技術、干事業。”城口縣扶貧辦副主任王定輝說。

城口縣明通鎮金六村貧困戶張瑞波,達到脫貧標準,向村里申請自愿脫貧。“現在有了技術,只要自己勤勞肯干,日子會越來越好,不想給國家添麻煩了。”在他的帶動下,近一年僅明通鎮就收到120多份自愿脫貧申請書,經過審核論證,其中64戶貧困戶摘掉“貧困帽”。

“現在村民參加勞動不僅是為謀生,更凸顯一種責任和擔當。”重慶市黔江區金溪鎮長春村駐村第一書記田杰說,今年在村里股份合作社務工的村民,育蠶期間基本是每天凌晨2點就開始采摘桑葉,村民們認為,“好不容易建起的產業,得靠大家維護。”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理念,在村里深入人心。

不少地區還創新方式,助推貧困群眾精神脫貧。江西省分宜縣車田村打造“曉康驛站”,貧困戶在社會公德、家庭美滿等方面積分,積分可在驛站兌換生活用品。“做得越多,積分越多,兌換的物品就越多,激勵大伙精神脫貧。”車田村駐村第一書記熊小平說。

環境衛生意識顯著增強

環境衛生過去一直是農村地區的痛點。脫貧攻堅開展以來,各地實施改路、改院、改溝、改廚、改廁等環境整治項目,農村人居環境持續改善。

重慶市武隆區白馬鎮楊柳村駐村第一書記錢逃生說,自己剛駐村時發現,貧困戶家里板凳上的灰有幾層厚,動物糞便在屋內隨處可見。隔壁艷山紅村情況更糟糕,村里到處堆著垃圾,整個一個“爛泥壩”。

“窮山村要振興必須以改善人居環境為突破口,環境的好壞直接關系到老百姓的幸福感、獲得感。”艷山紅村駐村第一書記游四海說,當地每月開展“最美庭院”“清潔農家”評比,帶領村民開展環境大整治,村民衛生意識顯著增強。

衛生意識的改變直觀表現在村民的衣著上。田杰說,過去村里有的貧困戶頭發、衣服長期不洗,下地干活和走親串戶都是穿一套衣服。現在整個村里衛生環境耳目一新,這些貧困戶也開始注重個人衛生,衣服洗干凈,指甲剪短,頭發也梳得整齊。

衛生環境的變化還把更多城里人吸引到農村。金溪鎮平溪村駐村第一書記全克軍說,當地把貧困戶原有住房重新整修,村民們的居住環境變得干凈整潔,還利用空置房間參與客棧經營,發展鄉村旅游增加收入。

“喝酒打牌的人少了,干事的人多了”

前不久,山東省泰安市寧陽縣東疏鎮胡茂村最美家庭劉香云家中,舉行了一場 “鄉風家風茶話會”。村里評選出的4名“家風之星”與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生活心得,大家在聽的過程中深受教育和啟發。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在脫貧攻堅中,各地廣泛開展鄉風文明建設和家風家訓活動,農村重新興起重誠信、愛名譽、家庭和睦等傳統風氣,“喝大酒、打大牌的人少了,干事的人多了”。

金溪鎮平溪村村民康顯林2018年養殖的土雞,有50只體重一直達不到出欄標準,但她寧愿不賣,也堅持不喂飼料添加劑。“現在賣土貨也要講誠信,不能以次充好。”?

公共文化設施是鄉風文明建設的重要陣地。截至去年9月,寧夏9個貧困縣區實現文化館、圖書館全覆蓋,1266個行政村建成村綜合文化服務中心。

在廣西,新時代講習所“遍地開花”,已實現各鄉(鎮、街道)、村(社區)全覆蓋,打通了基層理論宣傳“最后一公里”。同時,廣西還實施文化繁榮興盛工程,建立道德講堂、文化禮堂等陣地,全面推進“百縣千鎮萬村”文明創建行動。

從空缺到補缺:公共服務下鄉,村里更便利

脫貧攻堅以來,各地實施了一大批民心工程,為農村帶來實實在在的舒適和便利。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貧困地區生活便利度不斷提高,公共服務體系不斷完善,為鄉村善治打下了堅實基礎。

出門進公園,和城里一樣舒適

過去,部分農村地區的群眾缺少休閑活動場所。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開展,各地大力發展農村基礎設施,整修道路、綠化街道、新建廣場,農村也有了自己的花園。

在山東省濱州市惠民縣姜樓鎮人民公園,幾名正在公園晨跑的居民對半月談記者說:“早上起來在公園跑一圈,既能看風景,又能呼吸新鮮空氣,一天的精神頭都足足的。”

姜樓鎮是脫貧攻堅以來各地農村新貌的一個縮影。不少已經整體脫貧的鄉村,在補齊了過去的基礎設施短板后,借助持續不斷的扶貧資金支持,開始在提高農村的生活服務供給上下功夫。

重慶市武隆區羊角鎮艷山紅村駐村第一書記游四海說,過去村民晚上摸黑走夜路,摔跤的人不少。現在,村里路旁安裝上太陽能路燈,村民們也可以像城里人一樣,晚上茶余飯后在馬路上散步。

在重慶市黔江區金溪鎮平溪村,當地不僅綠化和美化了鄉村環境,還將村民廣場硬化平整,安裝了籃球架、乒乓球桌、高低杠等健身設施。村民廣場既可作為村集體活動場地或老百姓平日的健身場所,糧食收獲期還可以當臨時晾曬場。

村民鄧詩碧說:“政府想得周到。現在的平溪變成了大美人間,生活真安逸。”

服務中心,開到了家門口

在脫貧攻堅中,通過易地扶貧搬遷等項目,過去居住較為分散的村民從一些交通不便的高山區搬遷到集中安置居民點。在這些新的社區,各種便民生活服務設施也隨之跟上,老百姓日常生活更為便利。

金溪鎮平溪村在村委會入口和窄頸子居民點新設立3個便民超市,方便村民隨時購買各種日常生活用品。同時,便民超市還作為金融綜合服務站,村民可在這里存取現金和查詢醫保、養老保險。居民點內,新建了200多平方米的文化活動中心,作為村里辦理婚喪嫁娶、生日宴的統一地點。

村民在便民服務中心咨詢相關政策

在江西安遠縣水背社區黨群服務中心,退休老黨員唐斌告訴半月談記者,以前大家在大樹下下象棋,跟著太陽挪地方,有了服務中心就方便多了。“這里不僅有空調、電視,還有免費茶水,比家里還舒服。”

“現在家里的大事小情都可以到社區來咨詢和辦理,不用再跑縣城了。”姜樓鎮王判社區服務中心正在辦理居民醫療保險的居民李敬東說。

在廣西,全區已建成1.4萬個行政村綜合服務中心,開設了5.5萬個服務窗口,就業、社保經辦的信息網絡實現了區、市、縣、鄉、村五級聯網,異地就醫即時結算“一卡通”信息系統貫通全區100%的定點零售藥店。

老有所養,農民生活更充實

過去,不少農村群眾往城里跑,農村的好山好水留不住人。近年來,通過脫貧攻堅,農村的養老服務設施大為改善,留守在農村的老人,也正在實現“老有所養”。

在江西省高安市,“幸福食堂”成為當地留守獨居老人點贊的服務項目。在“幸福食堂”就餐,每人每天花費僅6元錢。64歲的劉小元說,“幸福食堂”干凈又方便,飯菜可口,大家都愿意來。

農村基礎醫療衛生水平和農民基本醫療保障也在逐步改善。去年,廣西90%以上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完成了標準化建設。平溪村新建了標準化衛生室,安裝了空調,配備了遠程診療系統。

在保障老年人吃飽穿暖之余,一些農村地區還建起了老年大學、畫室、音樂室,豐富老年人的晚年生活。

半月談記者在重慶市綦江區永新鎮上廠村看到,一處廢棄農房被改造成畫室,村民們在畫室作畫,帶領游客體驗版畫創作過程。村民周志厚說,過去大家農閑時間就是打牌,現在大家見面聊的都是自己最近的版畫作品。“現在我們農民的生活,比過去充實多了。”

從索取到呵護:面子美了,“里子”實了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農村寶貴財富和最大優勢。脫貧攻堅中,各貧困地區一直堅持扶貧開發與生態保護協調發展,扎實推進生態扶貧,原有的生態優勢不僅沒有破壞,甚至有所加強。搬遷移民、生態修復、環境整治……不少貧困村臟亂差不見了,山更青、水更綠,村里生態宜居性進一步加強,讓村民生活更舒心。

“以前一天天破壞,現在一天天變好”

重慶市巫山縣權發村江岸旁的山坡上,64歲的村民王恩海熟練地穿梭樹間施肥、除草,時不時眺望漫山遍野的果樹和煙波浩渺的江面。可曾想到,這里曾是石漠化嚴重、種糧食都不夠吃的荒山。“以前環境一天天破壞,現在一天天變好。”王恩海說。

在寧夏西海固地區,貧困也與生態脆弱性成高度正相關。過去,這里每平方公里最多承載22人的土地卻要養活142人。易地扶貧搬遷中,大量群眾遷到靠水沿路的宜居區域。固原市市長馬漢成說,經過多年生態建設及修復,原來滿目瘡痍的黃土地目前已有森林面積422萬畝,森林覆蓋率26.8%。

隨著脫貧攻堅和鄉村治理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小村莊變“靚”了。

在江西安遠縣的不少農村,昔日都是“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安遠縣三百山鎮環衛所工作人員唐紹昌說,以前當地沒有覆蓋農村的垃圾處理機制,村民們習慣將垃圾隨意丟棄,農村人居環境衛生問題多。現在有人收集統一處理,村民們的習慣慢慢轉變,村莊里地面上的垃圾越來越少了。

半月談記者在安遠梅屋村了解到,目前村里的生活污水已有了新去處,村民門前屋后不再遍布污水痕跡。作為當地農村污水治理試點村,這里由政府投資建設了污水處理廠。村民的廚房污水和化糞池污水,都可以通過管道進入污水處理池集中處理。

吃上“生態飯”,“里子”越來越實

走在廣西桂平市南木鎮洛連村的水泥路上,道路兩旁桂花樹、紫荊花樹等各種樹木長勢喜人,一家家古雅別致的農家樂猶如小公園,一股帶著泥土與花香的鄉村氣息迎面而來。

昔日的洛連村寂寂無名。洛連村第一書記朱日強看到了這里的發展優勢:村子臨近桂平城區,背靠龍潭森林公園,水域、竹子資源非常豐富,環境優美。

守著綠水青山,理應看到金山銀山。在朱日強帶領下,當地成立鄉村旅游服務中心和鄉村旅游聯盟,在“吃農家飯、住農家樓、品農耕文明”上做文章,打造鄉村旅游精品村。目前全村鄉村旅游度假區已有10多家,越來越多的村民吃上“生態飯”“旅游飯”。

在寧夏涇源縣興盛鄉新旗村,幾名小朋友在村里的公園內玩耍 王鵬 攝

依托生態產業支持,富起來的還有江西省鉛山縣橋亭村。定點幫扶單位江西財經大學為橋亭村“量身定制”打造了高產油茶種植、石斑鱖魚養殖、藍孔雀養殖三大特色產業。村子不僅順利脫貧,生態環境也越來越好。

如今,田園風光、湖光山色、秀美鄉村,已成為不少貧困地區發展最靚麗的底色。借助生態之利,固原旅游人數和收入近年來年均增長達20%左右。

秀美鄉村喚人歸

生態改善,產業發展,面子靚,“里子”實,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進城務工人員返鄉創業。

在山東省棗莊市山亭區馮卯鎮溫莊村,村黨支部書記劉德坦從小在這里長大。和當地許多青年人一樣,為了擺脫貧困,他選擇外出創業。“當時村里環境、生活條件都不如城里,也不知道回家后能發展什么產業。”

這幾年,山亭區大力推進美麗鄉村建設,溫莊也被列入其中,村里的道路被硬化,危房被拆除,房前屋后多了鮮花綠植,村里的空場地用石磨、石頭等進行裝飾,還與中國農科院鄭州果樹研究所達成了戰略合作協議……

道路通了,鄉村美了,外地來的人越來越多。劉德坦決定回鄉創業,同時被選舉擔任村支書。“村里的環境好了,游客進來,農產品能夠賣個好價錢,大家的日子也越來越好。”

在脫貧攻堅中,像溫莊一樣發生美麗蝶變的村莊有許多。村子美了、人氣旺了、心氣足了,居住環境的改變讓鄉村更宜居,也讓鄉村綠色發展之路越走越寬。


相關文章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2肖主4码 资料